春秋三国 6
春秋三国

皇太极对嫩科尔冗、部实施的其他羁縻笼络政策:增加各种物资赏赐

导语:皇太极对嫩科尔冗、部实施的其他羁縻笼络政策:增加各种物资赏赐

春秋三国 1

随着嫩科尔泌部与爱新国之间联姻的增多,嫩科尔泌诸台吉皆与爱新国皇室建立起了牢固的姻亲关系,双方间的亲戚走动也多了起来。爱新国以物资赏赐鼓励这种亲戚间的往来“以伸戚谊”,使得嫩科尔泌部上层与爱新国关系愈发频繁和牢固。天命八年五月,嫩科尔泌部台吉桑噶尔寨舅舅之女嫁多尔衮。明安台吉诸子屡与爱新国作对,因而,此等赏赐既有经济上的扶持,也有政治上的安抚等多重意义。天聪三年闰四月,爱新国中宫大福金之母嫩科尔泌部大妃来朝。皇太极率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诸贝勒出送十五里,设大宴相送。

爱新国采取的羁縻笼络措施中物资赏赐显然占据重要地位。所起作用,即符合了嫩科尔泌部为首的蒙古贵族们的物资上的基本需求,也增进了其归属感和心理满足感等。天聪二年九月,嫩科尔泌部噶罕送其女与额尔克楚虎尔为婚。这是爱新国对当时大多数蒙古贵族的没落心态采取的物资鼓励措施,以至于嫩科尔泌方面有些台吉“嫁女只是为了通好贸易”,联姻本身变成一种变相的买卖。

皇太极以所得财币布匹五之一赐土谢图额骄为首的嫩科尔泌部诸台吉。崇德元年十二月,嗜木尼汉部落叶雷等携牲畜而逃,清朝派八旗兵、外藩嫩科尔泌兵追剿。事后嫩科尔泌兵丁俄尔多木、纳木等以追击叶雷战功获达尔汉号,崇德皇帝复赐嫩科尔沁兵丁俄尔多木甲冑、雕鞍、撒袋、巧矢、鞋带、佩刀、帽、靴、衣服、马匹、锻布;纳木、卓礼克图、科鲁马哈锻布,命八家以次宴之一。这种丰厚的物资赏赐是嫩科尔泌部官兵每每攻伐拼死随征的动力。天聪汗为笼络人心大力扶持、赏赐嫩科尔泌部台吉。天命十一年八月,努尔哈赤驾崩。嫩科尔泌部诸台吉亲往或遣近臣子弟来吊。土谢图汗奥巴派遣一名下等班第敷衍爱新国国丧。此举被天崇汗视为负恩,列为奥巴台吉"九宗罪”之一。

春秋三国 ,​天聪八年五月二十日,额驸掉尔济及所尚格格还嫩科尔泌部。可见,天聪汗强硬态度促使掉尔济亲自前往爱新国“认错”,联姻得以继续。从天聪初年,天聪汗制定以嫩科尔泌部为首的蒙古诸台吉来爱新国都城“朝觐”的规定,此规定后来演化出外藩王公台吉定时朝见大清朝皇帝以示忠心的“年班”、“围班”的固定模式制度。刚开始,有嫩科尔泌部台吉对爱新国之举持抵制态度,采取“伤损骧马之力,前去请安”,却“往征之时弗来”的手段与爱新国周旋。噴尔珠赛特尔就是其代表。从天聪三年元旦以后,嫩科尔泌部诸台吉几乎没缺席过爱新国元旦朝贺,联盟内的其他蒙古部落首领们亦如此。入清后,蒙古贵族的朝觐更加频繁,驻京城的时间也变得愈发长久,有些王公、台吉则常住京城释馆,等候朝觐,增加了朝廷经济负担。顺治八年又定“各蒙古分为两班,循环来朝。”对朝觐者随从人数,赏赐物品等亦做出了明确规定,以规范化、制度化的措施减轻了朝廷负担。

春秋三国 2

土谢图额謝奥巴率所部兵侵掠察哈尔国边境后自行还师,没有前来与爱新国联军会师。满朱习礼、巴敦二人以所俘获前来会合。这成为爱新国笼络嫩科尔泌部各色台吉最好的口实,遂赏赐二人“财币、蛇马、牛羊甚多”,又赐满朱习礼达尔汉巴图鲁号,巴敦达尔汉卓礼克图号。达尔汉号虽只是恩爵,却有“世袭罔替”和“男人呼其旧名,则罚鞍马,妇人呼其旧名,则罚捏折女朝褂。行兵令居前,从猎令居中,免其驿马、干粮”等诸多特权和“给银二十两,缎四”的固定俸禄。因此,此举可理解为变相的经济赏赐。天聪六年,爱新国联军围攻明朝大同、宣府边外。

天聪三年正月,嫩科尔泌部土谢图汗奥巴以"知罪改过者”身份来见天聪汗。皇太极率领三大贝勒及诸贝勒出城迎十里,行抱见礼,赐以筵宴。归还时,皇太极率诸贝勒群臣饯之,越宿而还。其接待礼仪与天命汗接待奥巴之礼大致相同。从而,再没出现奥巴台吉违抗爱新国之命的事件。天聪六年九月,嫩科尔泌部首领奥巴病逝。去世前,皇太极赐“狐裘、黑狐帽、金鞋带、锻靴等”颇丰。天聪汗的赏赐起到了效果。天聪七年四月,应嫩科尔泌部大妃所求,天聪汗应允缚尔济台吉与贝勒阿巴泰女订婚。绰尔济所献物品粗劣不堪,所遣之人亦下等卑贱,引起皇太极愤怒。气愤之余,天聪汗命力士阿尔萨兰等殴辱掉尔济使臣。

春秋三国 3

春秋三国 4

春秋三国 5

春秋三国 6

天聪七年五月,嫩科尔泌部额附满朱习礼所聘格格在盛京生子。皇太极以伸戚谊,诸贝勒等亦各出马或鞍辔、腰刀相赠。七月’天聪汗以亲戚之礼赐额甜满朱习礼及格格。“以伸戚谊”的物资鼓励诱使嫩科尔泌部台吉每到元旦或皇帝、皇后、太后等的诞生之日争相涌向爱新国都城,争取诸多物资赏赐。天聪二年九月,爱新国以征蒙古察哈尔国,与盟誓的蒙古各部会于所约之地。嫩科尔泌部诸贝勒拒绝出兵来会,惟土谢图额谢奥巴、哈谈巴图鲁、满朱习礼等率兵起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